新疆喀纳斯湖水怪(喀纳斯湖水怪捕获现场)

最后更新 : 2020.08.30  

初现水怪

喀纳斯湖是一个位于在阿尔泰深山密林中的大山湖水,自然风光自然保护区占地面积为5588平方千米。

喀纳斯湖是知名的“掉色湖”,水面会伴随着时节季节变化的转变而时刻转换色调:大晴天深深蓝色;下雨天暗浅绿色;夏天酷热的气温里湖泊会变为微带绿蓝的奶白色。

 

喀纳斯湖有几大奇景,一是公里枯木长堤,它是喀纳斯湖中的浮木被强悍谷风轻轻吹着逆轻功水上漂,在湖上下游堆聚而成的;二是听说湖内有超大“水怪”,经常将在河边饮用水的坐骑拖进水里,给新疆喀纳斯增添了一些神秘感,也有些人觉得是本地土特产的一种大红鱼(哲罗鲑)在作祟;三是云开日出时才有的奇观——新疆喀纳斯云景佛光普照。

喀纳斯湖四周雪峰屹立,绿坡墨林;水面碧波万顷,奇峰倒映,桃源仙境亦莫过于此。

 

04年6月9日,一名去玩喀纳斯湖的游人说。“我们在喀纳斯湖看到了水怪,还拍了相片呢!”这名游人是新疆省气候技术设备管理中心工作员房伟,6月26日9点30分上下,她同事在喀纳斯旅游,在半山坡,她见到水中有两个太亮的光斑,一闪一闪的。想到之前听闻新疆喀纳斯有“水怪”的事,就喊来老公和企业工会主席看个到底。

 

“我与四五位朋友停住步伐向湖心看,确实有物品在游,并不是1条,是4条,从新疆喀纳斯一道湾方位往二道湾方位游去,游过的河面划到两条细细长长水迹,头一会外露河面,一会又沉在水中。较大 的最少有7米,小一点的也是有5米高。我马上取出照相机拍下了相片。”房伟的老公张平文说。

在张平文拍的“水怪”相片中能够 见到,喀纳斯湖河面上确实有一个像鱼样的物件在向前游,缺憾的是所拍的界面看不太清晰。

 

张平文后悔莫及得直摆头:“那时候太兴奋了,忘记了也有个监控摄像头。”新疆省气候技术设备管理中心工会主席蔡震坤说:“那时候也有10个游人也看到了‘湖怪’,都拍了照。”

新疆大学生物系黄人鑫专家教授是最开始关心新疆喀纳斯“水怪”的权威专家之一,他觉得目击证人见到的水怪,有可能是一种身型极大的鱼。据查看材料显示信息,很早以前,就有些人传说故事在喀纳斯湖亲眼目睹到水怪。1981年,权威专家曾在水面上布局了一个上一百米长的大网站,可第二天早上,大网站消退得烟消云散。最初,她们最先想起了是流水功效,沿着中下游方位找了2天,一无所获。当她们向上下游前行时,她们惊讶得在放网处上下游2公里的地区发觉了哪个巨网!总算把网拉上去后,发觉在网上的网漂(应该是环形的)早已像大枣一样表层皱褶,容积有一定的变小,显著是水深巨大的压力导致的,表明网被拖动来到数十近一百米的江底!另外她们发觉,在网上“捕捉”了许多 鱼儿,并且有一个极大的烂洞。这种状况的证实了水里毫无疑问挺大容积的,能量很大的微生物(本地人烟稀少,基础清除人为因素很有可能)。

 

淋浴着喀纳斯湖有边着草淡香水气的太阳,从广东省前去的游人王先生高兴地说:“我
nullB", "Microsoft YaHei", "WenQuanYi Micro Hei", "Helvetica Neue",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6px;”> 第二天,科考队全体人员中有些人又看到在水下边有几十个物品在动,之后有100好几个,背是棕红色的。这种大咖的身影都硕大无比,估算长短十米以外,科考队临时把见到的物品称之为大红鱼。

第三天,新疆省自然环境科学研究院袁国映和伙伴们也看到了深蓝色的水面上面有许多 淡褐色的小圆圈,像青蛙一样的剁椒鱼头,并在水面上产生许多 极大的身影。在其中,一些身影还能够隐隐约约看得出鱼的样子。袁国映一共见到大概60条上下的大咖,他传统的觉得鱼的长短一般都会10米之上。那麼,这一条鱼的长短让人难以置信。目前为止大家了解较大 的淡水鱼类是产于在我国的鲟鳇鱼,它的体长能够 做到7米长,休重能够 做到一吨。而权威专家们在新疆喀纳斯见到的大咖的长短确是鲟鳇鱼的二倍多,基本上能够 和深海中最大的生物海豚相提并论,假如它是真正的,在新疆喀纳斯发觉的大咖肯定称之为是全球鱼类之最。

 

令人震惊的发觉促使工作人员们真是不相信自身的双眼,为了更好地证实它是真正的,她们决策捕获一条大红鱼。她们制作了超大渔钩,用两米多久的园木作鱼漂,塑料绳做渔线。可是,这种鱼十分奸诈。不论是羊排做饵料,還是用野鸭子当鱼饵,結果都還是一无所获。

尽管沒有捕获水怪之谜,可是,权威专家们一致觉得它肯定是一种淡水鱼,并趋向于哲罗鲑。因为它十分凶狠,个人行为怪异,肚子乳白色,的身上有鲜红色的黑斑,成年人后鲜红色的黑斑会更为显著。这也恰好合乎亲眼目睹见到的水怪之谜的色调。可是以往大家捕获的哲罗鲑较大 纪录却仅有两米多一点,为何此次见到的哲罗鲑却这般极大,做到十米之上呢?这让科考队也觉得疑虑,向礼陔写了一篇毕业论文,把这一发觉公之于众。毕业论文一发布马上在世界各国轰动一时。

长期性从业水产资源调研的任慕莲,对哲罗鲑可以做到10米的长短表明了明显的提出质疑。依据淡水鱼生存条件和体长的特殊公式计算开展测算,喀纳斯湖的淡水鱼,较大 的身长三米七三,休重五百零六KG,不太可能会到十米之上。喀纳斯湖长短仅有24千米,最宽的地区3公里,最薄的地区是一公里。它怎能种活上百条那么大的鱼呢?这种鱼也是怎样存活的呢?在新疆喀纳斯发觉的长短做到10米之上的哲罗鲑早已比较严重超过专家的工作经验范围。任慕莲决策开展一次亲自调查,他方案捕捞到哲罗鲑,以证实自身的见解是恰当的。这也将是一个严峻的挑戰,他能取得成功吗?

 

1994年7月12日,任慕莲和伙伴赶到了喀纳斯湖。打捞哲罗鲑务必是在大晴天,下午十一点到一点中间。而刚开始的几日却阴雨绵绵。直至7月25日,天空中阴云才逐渐散去。可是,喀纳斯湖有188米深,鱼网应当布局在哪个深层呢?她们将怎样开展、如何打捞呢?一个然后一个难题困惑着她们。

捕获了整整的六天,科考队才有一定的获得,可是令人心寒的是,一共五十多尾哲罗鲑鱼都十分小。较大 的一条鱼也就是七十多厘米,净重是四千五百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1994年的调查一共开展了两月,任慕莲她们的结果是这儿的哲罗鲑的长短不容易超出四米。亲眼目睹恶性事件好像也伴随着她们调查完毕而慢慢冷漠出来。现如今,在以前观察到水怪之谜的海域,遭受附近旅游开发设计的危害,游船的穿行极有可能危害到水中微生物的一切正常主题活动。因而不可以清除巨型哲罗鲑存有而不被发觉的很有可能。

 

二零零三年的9月27日,中俄边界的交汇处发生了地震震级7.9级的地震。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赛击败和仝宝明驾船行驶到二道湾时,看到了水怪之谜,并感觉哪个妖怪呈椭圆型,沒有彻底离去河面高宽比的状况下长短就会有十米之上。是否会是地震灾害促使哪个久未出面的妖怪又再次出現了呢?

阔别不上2年,忽然看到一个超大物件从岸上游向湖心。最终由一个变成了2个,一前一后。被告方拍攝了妖怪录影,从录影中能够 隐隐约约看得出水中有一个黑影,有的界面还能看得出外露河面的三角形的像背鳍的物品。假如这一身影真的是哲罗鲑,并且长短确实做到在10 到20米中间,那麼,依照生长发育的这一休重和身长的关联来推论,十五米的鱼就会有三十二吨,这彻底能够 像深海的的海豚。

 

关键的是,做为一个有机体最基础的特点,不论是大是小,必须有基础代谢。假如新疆喀纳斯的哲罗鲑可以基因变异做到10米之上的长短,那麼他们吃啥呢?

并且,一切正常状况下,哲罗鲑务必要洄游到湖泊上下游的浅水区中才可以繁育,而新疆喀纳斯上下游的河流全是激流海滩,这些十米之上的大咖是不管怎样也无法根据的。这种哲罗鲑也是怎样繁育的呢?

此外,也有些人猜想,大家见到的是新的种群,可是,每一个种群都是有幼体存有,在数次调查之中大家仍未发觉新疆喀纳斯有大中型新品类的幼体。

一方面是来源于核心层目击证人的充裕直接证据,一方面是来源于淡水鱼科学研究权威专家的明显提出质疑,到底谁更贴近真正呢?在新疆喀纳斯深幽的江底到底还掩藏着是多少密秘呢?

水怪之谜

历经悠长的冰川期,在阿尔泰山西北部地区的大峡谷中,留有了一弯半月形的湖水———新疆喀纳斯。二十万年至今,新疆喀纳斯一直笼罩着在与世独立的迷雾之中,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批护林员赶到了这儿,一个藏匿已久的密秘才公之于世。

喀纳斯湖呈半月形,大家习惯性把湖区区划为一道湾、二道湾、三道湾和四道湾,湖的最最北端又叫湖头,这也是人烟稀少的地区。有一次,一全名是金钢的护林员到湖头的自然保护区去巡查,那时候他把船拴在岸上,从山顶出来的情况下,忽然在水面上看到了一个飘浮的物件,这一物件和船的间距约有四五百米远,分析判断长短有船的二倍。她们见到这一物件只外露了一个灰黑色的背脊,一直在迟缓地挪动,因为天色已晚,逐渐就看不清了。2年以后的一个夏天,金钢再度到一个森防站去,中午四五点,当他不经意中往水面上放眼望去的情况下,忽然又见到这一机缘巧合的物品。

 

殊不知当他把这件事情告知本地的一个老年人后,却遭受了严格的斥责,哪个老年人好像对水里的妖怪了然于胸,却嘱咐金钢不能教给别人。老年人归属于河边一个独特的部族,她们称自身为图瓦人,是成吉思汗的子孙后代。部落老大家一直觉得喀纳斯湖中有一个妖怪,并且被敬称为湖圣,是她们的守护神。

仝保明是喀纳斯湖上最开始的汽艇司机之一,一次驾船在水面上巡查,忽然一个惊涛骇浪打来,船强烈晃动起來,在手足无措当中他看到一个灰黑色的物件在惊涛骇浪下晃动着,快速消失了。

听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会有2个英勇的猎人兽决策去捕获一个水怪之谜。殊不知,她们却在水怪之谜最常出现的地区消失了。

 

新疆大学生物系的黄人鑫专家教授,是最开始关心喀纳斯水怪的权威专家之一,他觉得喀纳斯水怪很可能是对天气现象的一种错判,例如河面上的海浪、浮游动物和飘浮的枯木这些。假如说目击证人见到的确实是某类水生物,黄人鑫觉得最有可能的便是鱼,一种身型十分极大的鱼。但清除之上全部假定,喀纳斯水怪有木有很有可能便是人们都还没发觉的一种怪物,一种相近史前巨鳄或霸王龙的佼佼者呢?

新疆生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的权威专家袁国映,核实过新疆的古生物物种,在喀纳斯周边并沒有寻找恐龙遗址,更何况恐龙在6500史前就早已绝种,而喀纳斯湖仅有二十万年的历史时间,这不管从室内空间還是時间上面没什么联络。自然袁国映都不清除一种很小的概率,是不是有远古传说的一些遗留下种群历经迁移,在喀纳斯这类独特的自然环境中存活出来了呢?

 

1981年,由自治区政府带头,好几家科研机构构成的喀纳斯综合性科考队创立,尽管找寻水怪之谜并沒有写进行程安排,但这更是每一个考察队员心里的期盼。

承担陆上动物与植物调查的工作人员们,相继发觉了一些罕见的动物种类,例如阿勒泰林蛙、胎生乌龟、白色的雾化现象熊。

白色的雾化现象熊并并不是大家熟识的小北极熊,只是一种独特的基因变异种类。这忽然给考察队员们一个启发:在喀纳斯江底是不是也有一种一般的水生物,历经独特自然环境的异化理论,而越来越极大凶狠了呢?

此外,在新疆新疆罗布泊荒野的此外一支科考队,传来悲剧的信息,著名物理学家彭加木离奇失踪。

考察队员们为寻找到水怪之谜,便在水面上布局了一个上一百米长的大网站,可来到第二天早上,大网站消退得烟消云散。考察队员们第一个猜疑的是,是否流水把它冲跑了?就沿着湖泊往中下游找寻,結果找了二天一无所获。是否湖区的游牧民把网盗走了?但游牧民对她们都很友善,这类概率好像也不大。

三天后,在撒网捕鱼处上下游三公里的地区,有些人不经意发觉了这张鱼网,拖上来后已被搅变成一团,还撕掉了一个大贷款口子。

 

这是否便是传说中的水怪之谜所做?缺憾的是,历经1981年3个半月的调查,这一谜面一直沒有解开。時间一晃来到1985年,为在喀纳斯创立保护区,一次大中型的综合型调查再度出行,黄人鑫和袁国映也各自做为带队前去。

那时候新疆高校科考队的总指挥长是生物系的向礼陔专家教授,一天早上,他发觉平静的湖上忽然泛起一个极大的海浪,而海浪下边,逐渐显露出来一条超大红鱼的身影!那一条鱼估算有10米长,迅速就又沉到了水里。

向礼陔返回基地后,马上公布了这一信息,大伙儿竞相跑到喀纳斯湖西边峰顶上一个叫观鱼亭的部位上来收看,果真发觉水面上面有许许多多几十个鲜红色的黑斑,权威专家们还拍攝了相片。

凭借望眼镜,考察队员们大部分都毫无疑问这些红色斑点便是大红鱼。过后,大家对相片开展了剖析,将河面上的黑斑和岸上的花草树木干了较为,发觉较大 的黑斑长短约有树高的2/3,而河边关键生长发育着西西伯利亚马尾松和桦树,他们大多数高15米之上,照那样估计,湖内的大咖很有可能有10米长。

 

权威专家们觉得这类估计方式并不合理,并且水里的物件根据光源映射也会导致偏差,最好是
的办法便是捕获一个实物。

发觉大红鱼后的第三天,向礼陔白心人鑫用一个特大号渔钩挂上一只大羊排作鱼饵,一根约长2.8米的木材作鱼漂釣鱼。

没多久,她们就见到河面下影影绰绰鱼多游过来,但没有一个咬钩,仅仅看到有一条大咖历经鱼漂边上并列游过去,长短大概是浮标的三倍,换句话说那一条鱼接近9米长。

依据1981年和1985年科考队2次打捞状况,喀纳斯湖中大概有8种淡水鱼,去除中小型的食草性淡水鱼,权威专家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下列4种鱼的身上,他们分别是江鳕、北极圈茴鱼、细鳞鲑、哲罗鲑,根据不断较为和科学研究,大伙儿一致把聚焦点看向了哲罗鲑。

 

最先,哲罗鲑在繁殖季节,肌肤呈淡褐色,次之哲罗鲑也是之上四种鱼中最凶狠、身型较大 的。从早已打捞上去的一条约长1.45米的哲罗鲑标本采集看来,这类鱼身材细长,头顶部平扁,满嘴锋利的牙齿,即便在左右腭和舌头上也铺满倒钩刺,咬到食材,食材难以逃离。

在和众多“水怪之谜”目击证人证实后,她们大多数觉得见到的物品很可能是大咖,水里的灰黑色影象更是鱼的背脊。

但是,即便是把喀纳斯水怪评定为哲罗鲑大咖后,仍有一些疑惑无法表述。最先,目前为止从喀纳斯湖中捕获的哲罗鲑长短都还没超出3米的,无证据湖内会出现10米长的大咖,此外,喀纳斯湖是不是供着超大鱼存有的生态条件?哲罗鲑归属于鲑科淡水鱼,鲑科淡水鱼的一个关键特点便是繁殖季节的洄游,而喀纳斯湖是一个过江湖水,它的上中下游河堤都较为狭小,尤其是和湖区相接的一部分,大多数是一些乱石海滩,大咖是怎样根据的呢?

 

二零零三年9月27日中午7点上下,赛击败同事坐下来汽艇去水面巡查,汽艇行到二道湾,顷刻一声刮起了一个惊涛骇浪,一个极大的灰黑色物件跃出河面约20米长……(标明:二零零三年9月27日,乌克兰、蒙古族、中国边界产生7.9级地震,水怪之谜的异常行为很有可能与此有关。)

这一幕把大家拉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一场争执,以前作出的一些猜想,如今忽然越来越千疮百孔,但这最少表明,在喀纳斯湖里确实有一个佼佼者,尽管几十年过去,它却并沒有消退……

这尽管是一个世界未解之迷,但这一迷正等待着大家解除…… 袁国映专家教授的巨型哲罗鲑假定

留意:那时候 向礼陔专家教授见到的哲罗鲑不仅一条这种哲罗鲑即使沒有7,8米,可是!在江底的最深处是不是有一双眼睛这在凝视着她们?或许,在江底有一只巨型哲罗鲑,它体长10米多——巨型哲罗鲑吃啥?问得好!这就是袁国映专家教授的巨型哲罗鲑假定——巨型哲罗鲑吃中小型哲罗鲑(也就是1~3米的哲罗鲑)。

 

是不是你想说:“哪儿来的那么多中小型哲罗鲑啊!才那麼几个,几日就吃完了!”

这一念头是不正确的,由于当巨型哲罗鲑吃完了一条中小型哲罗鲑后,由于中小型哲罗鲑的“极大”,巨型哲罗鲑彻底能够 接近100天都无需进餐。(自然有可能能够 100来天无需进餐!)靠那样,巨型哲罗鲑的绿色生态供奉难题基础就可以解决了。

对于繁育难题,有两个回答——1它或许弹跳工作能力极强,能够 一次跳到乱石的后边。2或许由于这只巨型哲罗鲑的年纪很大,早已失去繁育工作能力,因此 ,它能够 无须在开展洄游。

或许,如今,在喀纳斯湖的深刻部,那一条巨型哲罗鲑已经觅食着中小型哲罗鲑……

重现水怪之谜

二0一二年9月14日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综艺节目开播一段“新疆省喀纳斯湖重现神密’水怪之谜’,掀极大海浪”的视頻。据了解,这段视频是新疆省喀纳斯景区工作员王宏桥等于21日早上六点30分在喀纳斯湖边观鱼台峰顶拍攝云景奇景时拍下的界面。

图为央视报道“水怪之谜”新闻报道视频截取

王宏桥说:“大家同行业的人忽然发觉河面上面有出现异常的波浪纹,沿着他指的方位我也用DV拍下。拍下一看,便是之前以前有些人报导过的,说白了’水怪之谜’的波浪纹。”王宏桥的伙伴说,她们见到的是三只疑是“水怪之谜”的影子,而来到7时17分,河面上又出現了三只摆动的疑是“水怪之谜”,在前行了数百米后,慢慢贴近正前方的三只“水怪之谜”。到8时39分,乳白色闪光点刚开始调头东向。王宏桥她们感觉,这种神密的身影应当便是被称作“水怪之谜”的大红鱼,别名称为哲罗鲑。

专业科学研究喀纳斯湖“水怪之谜”的新疆自治区生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研究者袁国映说:“我觉得从这一界面看来肯定是哲罗鲑。出現这类状况,一般便是大咖在追赶鱼儿,追来到河面上。”袁国映还详细介绍说,哲罗鲑是凶狠的肉食性淡水鱼,他主要是以鱼儿、天然的水禽、水鼬等小动物为食。 [2] (话说实际上这说到底游船掠过河面的发展前景)

有关传说故事

本地人传说故事

在好久好久之前,有一个游牧民把十几匹马赶来喀纳斯湖边放养。气温很好,太阳光暖融融地对着,牧民躺在离河边很远的一片草地上,草香迷人,慢慢地不能抵触的困意把他带到了梦境。十几匹马或甘甜地嚼着草青,或跑到河边饮用水。等牧民醒过来后,马群不见了。牧民的内心焦虑不安了,他赶忙奔到河边一看,马上震惊。但见河边的水被染上一片深红色,岸上还遗留下着一些杂乱无章的马蹄印。惊惧中,牧民没敢在河边多做停留,急慌慌跑回家了来到。 这类传说故事在湖区还许多 。听说,那喀纳斯湖怪硕大无比,出没无常,一口就能吃掉一头牛犊。它常常在河边袭击吞噬牛马。来到1931年,有一位游牧民已经湖旁放养,忽然听见湖内传出“轰隆”的响声。游牧民一惊,忙环顾向湖内放眼望去,刚刚还平静的湖上陡然刮起了极大的波浪纹,海浪飞腾滚翻,太阳底下闪烁着晃眼的红色光。但见十几条极大的鲜红色鱼形妖怪在河面上翻滚弹跳,搅得湖泊波涛汹涌,十分雄伟壮阔。

图瓦人传说故事

流传,很早以前,成吉思汗西征,方式喀纳斯湖,看到那样一个最美的地方,决策在这儿暂居日子,修整人军马队。成吉思汗喝过湖泊,深得非常止渴,就问手底下名将这个是什么水。有一位聪慧的名将回答:“它是喀纳乌斯(蒙语是可汗之水的意思)。”众将士便同声回答:“它是可汗之水。”成吉思汗说:“那么就把这个湖称为喀纳乌斯。”因此在图瓦人的传说故事里,她们是成吉思汗的子孙后代。成吉思汗病逝以后,尸体就沉在喀纳斯湖中,图瓦人做为当初成吉思汗的亲兵,就留到喀纳斯湖中,世世代代守护王陵。“湖怪”便是护卫成吉思汗亡魂不会受到侵害的“湖圣”。 图瓦人说,其祖上曾机构过2次猎杀湖怪的大行动。一次制做了一只大铁锥,以牛头为饵,牛皮为绳,将绳的另一头用20匹拉尔着。等了一天,湖怪钓上了,她们便走着马带动,离开了没多远,20车累到吐白沫,她们只能将皮绳绕在几株树木上,刚系好,绳索便断掉,第一次行動不成功。另一次是屠宰了十多头牛,用牛皮做成一张大网,用五只小船托着大网绕湖而行,結果船沉网破,本次行動又以不成功而结束。

神密传说故事

听说在好长时间以前,喀纳斯湖两侧的高山闹起了分歧,原先紧靠在一起高山分别离开,高山的这一行为,给本地人产生了非常大的灾祸。因此,喀纳斯湖底的“湖圣”出現了,阻拦了高山的健身运动,因此老百姓又可国泰民安,随意快乐地日常生活了。

老年人叫法

本地的一位蒙古的老校领导说,据老大家讲,有一年,一头小牛犊在河边喂草,没想到被大红鱼吞噬了。他年青时,湖里区的鱼非常多,并且非常大,他见过近2米的大红鱼。冬季在水面上,开启一个冰窟,便会鱼多从洞边蹦出来。上世纪七十年代一个冬初,三个游牧民走着生产大队的一群马,提前准备从结冻的喀纳斯湖的中下游根据水面,没想到冷冻得不牢固,哗啦一声轰鸣,冰塌下去,一群马都掉进了湖里区。过去了几日湖泊又结冻,冰下边有几匹马清楚可见。游牧民们破开冰,捕捞上去几匹死马。其他的马连遗骨都不见了。来到明年初春时湖冰解除冻结,河流又流荡着,但掉进湖里区的马,连一块骨骼也没有露出水面,在河的中下游都没有出現。

俄罗斯人传说故事

听说在19世纪末,一群从乌克兰回来的白俄人住在喀纳斯湖畔的一个小村庄中,有一个强大的乌克兰男人下湖捉到一条“大红鱼”,竟有很多吨重!他在一望无际的雪天里牵着十几匹马驮运,运了三天三夜,还没有能运完。因此他迫不得已忍痛割爱扔下许多 鱼类。

狗头鱼传说故事

二零零一年夏季,一些知名摄影师到新疆喀纳斯采风活动。一天专心致志于文艺创作的摄影师们听见有些人喊,转头一看,湖怪正从水里伸出极大的头部。虽然因为事儿来的太忽然,未及拍下精彩纷呈的界面,但过一位摄影师還是追忆说:“像个狮子狗,有小尾巴外露河面的,肯定并不是剁椒鱼头。” 04年新春佳节之后,这名摄影师从山顶拍冬景出山,碰到本地的宣传策划党员干部,一再毫无疑问那时候他见到的水里妖怪“肯定并不是剁椒鱼头。”

- END -

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