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男女

最后更新 : 2020.08.31  

  老怀特膝前有两个美若天仙的闺女,亲姐姐叫珍妮,亲妹妹叫莉莉。怀特曾当众宣布,自身的万贯家产将均分给两个女儿。没多久珍妮结了婚,嫁給了当警察的约翰。怀特在珍妮嫁人的当日完成了自身的誓言,把一半财产分到了珍妮。
  
  约翰小夫妻结婚后互助友爱,日常生活十分甜美。一天黄昏,珍妮正提前准备着晚饭,老公带著此外一个男人回家了。约翰乐滋滋地对珍妮说:“親愛的的,我介绍一下,它是我最好的朋友杰克。”珍妮仰头一看,差点儿叫出声来。原先,这杰克并不是他人,更是珍妮的初恋!在校园内里,两个人以前产生过一段烂漫的感情,之后杰克来到荷兰,此后音讯皆无。意想不到,他竟然会再次发生,并且还和老公变成盆友。珍妮心慌意乱,但她不愿意让约翰了解这一件事儿,她像第一次见面一样文明礼貌地说:“你好,杰克老先生!”杰克也认出来了珍妮,但他也笑容着,文质彬彬地说:“见你一面非常高兴,约翰妻子。”
  
  此后,杰克常到约翰家用餐。约翰对他的最好的朋友十分信赖,一点都没有察觉杰克和珍妮中间有哪些难题。一个雷雨交加的夜里,杰克在约翰家玩,约翰忽然收到每日任务,要马上赶来公安局。“杰克,今晚天气很槽糕,你留下给我照料一下珍妮吧。”约翰交待了一句,匆匆忙忙外出。诺大个屋子只剩余珍妮和杰克,她们都一些心有余悸。外边雷雨交加,房间内温暖舒服。一对旧情人刚开始谈起以往的事儿,最后昔日恋人再生,她们牢牢地地相拥在一起……
  
  这一夜以后,珍妮对老公十分愧疚,但她对杰克也一样无法割舍,简直进退两难,搞不懂好方法。由于担忧被欺软怕硬的隔壁邻居见到,杰克和珍妮每一次碰面都分外谨小慎微,害怕露出破绽。珍妮都不像之前那麼开心了,她一直胆战心惊。一天,杰克大约是多喝过几碗,在约翰家待了好长时间便是不愿走。珍妮气得要死了,基本上是低声下气道:“杰克,明日再快来,约翰即将回家了!”
  
  “我,今日,不离开了!”杰克边说边牢牢地地揽住了珍妮。珍妮又气又急,一把拉开他,殊不知杰克一个踉跄,人体往后面倒下来,头恰巧撞在书桌凸起的菱角上。血马上从他的后脑壳流出去,他咧咧嘴,倒在地面上一动不动了。“杰克,杰克……”珍妮谨小慎微地观察了一下杰克的鼻息,猛然吓得灰飞烟灭,杰克去世了。
  
  珍妮拼了命地抑制住自身的惊慌,她也不知道自身哪里来的气力,急急忙忙把遗体拖入了地下室,地下室里有很多酒桶,在其中几个是空的。她把杰克的遗体塞入了一个大酒桶,随后擦拭地下室里和大客厅里的血渍。做完这一切,她早已精疲力竭,差点儿要晕过去。就在这时候,外边传来了敲门,约翰在外面说:“親愛的的,我来了。”
  
  出事了之后,珍妮胆战心惊了好几天。但幸运的是,杰克原是父母双亡六亲无靠的弃儿,又不久返回中国没多久,因此 他的下落不明沒有造成大家的留意。仅有约翰因此疑虑了几日,他对珍妮说:“真奇怪,杰克那家伙神密地下落不明了,我怎么也找不着他了!”“或许,他忽然有哪些事儿回荷兰了。”珍妮溫柔地对着老公笑容着说。约翰点了点点头,默认设置了老婆得话。
  
  就在珍妮松了一口气的情况下,约翰突然明确提出要启航,并请人将地下室中的白酒带进了她们的私人游艇里,装杰克遗体的那只酒桶也在这其中!珍妮的心差点儿跳出来了咽喉,但她没法阻拦老公,只能郁郁寡欢地随约翰走上了游船。午饭时,约翰笑着说:“大家喝些夜店。”说罢让人打开了一个酒桶,珍妮无可奈何,只有拼了命地陪老公饮酒,期待可以把他喝醉。可喝到一半的情况下,约翰忽然说要换口味,令人去把较大 的那桶酒拿出。珍妮吓傻了,那里边装着杰克的遗体呀,她不顾一切地冲过酒桶前,一臀部坐着桶上,嚷道:“我不许你喝过!”约翰好像生气了,将老婆剥开,一定要开启哪个酒桶,珍妮却好歹也不许他开启,两个人扭打了起來。约翰总算发火了,趁着酒劲,他一脚把哪个桶踹进了海底。珍妮松了一口气,随后又痛哭起來。
  
  这之后,两个人还像之前一样相爱,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产生过。这一天,珍妮的父亲怀特七十大寿,他刻意让女儿女婿回来欢聚。两个人起了个大清早,开车赶到了怀特的独栋别墅。“父亲!”珍妮和约翰啪啪地叫着。“我亲爱的孩子!”怀特兴高采烈迎了上来。这时候,一个女孩从楼顶跑下来,高兴地叫道:“亲姐姐,妹夫。”这女生更是珍妮的亲妹妹莉莉。姊妹相遇格外啪啪,立刻唧唧喳喳地谈起了私房话。家中弥漫着温暖的氛围。
  
  午餐时,莉莉对亲姐姐妹夫说:“2020年父亲照我们建议,不请别的顾客,就我们一家人好好聚一聚。”
  
  “好啊。”约翰立刻回应,面带笑容地对怀特说,“父亲,今天上午我们启航吧。”
  
  “好点子!”老怀特不断地点点头。莉莉在旁边又说:“妹夫,父亲最喜欢听令人兴奋的小故事了。大家公安局有哪些新鲜事儿吗?讲给大伙儿听一听吧!”她那么一说,怀特马上迫不及待地叫姑爷快讲。
  
  约翰看过一眼珍妮,开过口:“那我也讲一个近期产生的故事,有一个女人,借着老公出门工作中的時间,和初恋通奸……”听约翰讲到这儿,珍妮心里一紧,躁动不安和害怕涌到了心中。可约翰好像没什么发觉地向下讲:“有一天晚上,这一女人与她情人吵了起來,恼羞成怒竟把情人给杀了。行凶后,她为了更好地捏造事实,将遗体藏在了地下室的空酒桶里。一天,她和老公启航,带了很多酒,那藏遗体的酒桶也在这其中。那个女人十分担心,就想方设法地把老公喝醉,之后喝醉酒的老公把酒桶踢进了海底,帮她遮盖了罪刑……”
  
  “这女性也太厚颜无耻了!你觉得呢,亲姐姐?”莉莉勃然大怒地对珍妮说。珍妮强颜欢笑了一下,沒有作声。老怀特也是气恼,怒斥:“这类下流的女性,死有余辜!”见到怀特发火,约翰赶忙劝道:“你不要生气!这又不是咱们家的事儿,为一个厚颜无耻的女人生气,太不值了……啊,正确了,那个女人和她老公启航的地区,大家待会还要历经,珍妮,那时候提示我一下,我将那地区指给各位看。”珍妮静静地凝望约翰的脸,渐渐地说:“行吧。”又看过一眼父亲和姐姐,宁静地说,“大家先坐,我要去节点新鲜水果来!”说罢,慢慢地底了楼。
  
  约翰又再次讲了一些实例,怀特和莉莉都听得津津乐道。已经这时候,一个女佣惊慌地跑上来,支支吾吾地说:“不,不好了,千金大小姐她,她……”
  
  许多人急急忙忙冲下楼梯,冲入餐厅厨房,但见珍妮全身血污地躺在地面上,右手拿着一把锋利的刀。
  
  “珍妮!”约翰叹息声地大喊,一把紧抱了已气绝身亡的老婆,泪流满面,“为何?親愛的的,有那么多佣人,你为何要自身削苹果啊……”一旁的怀特和莉莉也是哭得昏天黑地。一家人痛不欲生。
  
  没多久警员也赶来了,珍妮是割脉自尽的,但警察确实调研出不来自尽的主观因素,最终只能凑合归纳为一不小心而导致的不幸。
  
  失去珍妮,约翰整日神智不清,自言自语。莉莉看在眼中,伤心欲绝对怀特说:“父亲,妹夫他也真可怜!”怀特也是心如刀绞!对啊,和我珍妮的情感太深!怀特不肯丧失那么好的姑爷,当他见到约翰常把莉莉当做珍妮,紧抱抽泣不仅时,突然拥有个念头:让约翰和莉莉……因此,在怀特的大操大办下约翰和莉莉喜结良缘。看见一对新手,怀特的内心总算觉得了几丝宽慰,把全部的资产都给了唯的一闺女和“善解人意”的姑爷。
  
  新婚之夜,莉莉笑着对约翰说:“想不到事儿那么成功,杰克竟然这么快就按大家的方案‘捐躯’了,而珍妮也这么快就去世了。”
  
  “是呀,大家事前提前准备的许多 计划方案还不起作用上呢!”约翰得意地说。
  
  在洞房花烛外的大客厅里,珍妮的遗照挂在墙壁,那一双大眼美丽大方,好像在恋恋不舍地望着尘世间的一切。

- END -

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