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玉壶

  这一天,城内最知名的古物一条街上走过来一位面带戚容的老人,老人张目找寻了一下,便直接走入一家叫“冰心诗集玉器店”的门面里。一进店内,但见眼下平静雅洁。层峦叠翠,各色各样玉石应有…

  这一天,城内最知名的古物一条街上走过来一位面带戚容的老人,老人张目找寻了一下,便直接走入一家叫“冰心诗集玉器店”的门面里。一进店内,但见眼下平静雅洁。层峦叠翠,各色各样玉石应有尽有、古香古色。见有顾客进去,一个容貌秀气、身高高高地年青人迎上来轻轻说:“大爷,请随意看。”
  
  大爷却沒有思绪赏析这些玉石,只是从怀中颤颤巍巍地取出一只深红色的小箱子,开启,竟然一只整体嫩白近乎全透明而又洁白如玉的玉壶!大爷神情暗然地说:“小伙,不是我买玉的,我是卖玉的,请你看一下这只玉壶能什么价格?不瞒你说,这而我的传家宝啊!”
  
  年青人一听神情庄重起來,时下戴上一副雪白的胶手套,两手提心吊胆地举起玉壶,来来回回、从头至尾地思考起來。看过有三2分钟后,年青人把玉壶轻轻地放进匣中,客套地说:“我想问一下大爷一句,您为何要卖这传家宝呢?”
  
  听这一问,大爷的神情也是忧伤,讲话响声都嘶哑了:“若不是我那不久成年人的闺女忽然得了疾病急等钱用,我是不管怎样也不会出售这商品的,意想不到这商品传了好几代,如今却在我手里卖了,我就是个败家仔啊!”老人说到这儿嚎啕大哭。
  
  年青人赶忙为老人端上一杯茶水,随后若有所悟地说:“那么说……这只玉壶我收了,5000元可不可以?”
  
  老人一听抹干泪水不断点点头,说:“行行行,小伙你可以帮了大忙了!”
  
  老人拿了钱刚回到家中,一个一脸着急之欲的女生就迎上来询问道:“爸,你试过林峰了没有?如何?他令你令人满意吗?”
  
  老人,也就是女生的父亲却叹口气,摆摆手说:“小君,如同你常说,别人非常好,年青人的浮浅和高傲在他的身上一丝也无;可有一点不够,他的目光也很差了,那只昨天晚上在古玩城里买的只花了400元不上的仿古式玉壶,他竟给了我5000元,你要夸他是个识玉的大神哩!识玉禁止,察人毫无疑问也禁止,我害怕他不容易真实珍惜的……”
  
  原先这女生叫陈小君,生得漂亮如弱柳扶风,纯真如一池春水,却愈来愈变成父亲的一块烦扰之处。爸爸是位离休老师,自打很多年前小君妈走后,父亲怕小君受气一直没娶,如小燕子垒巢般一点一点带大小君。如今父亲愈来愈年纪大了,人体一天一天地衰微下来,可小君的人生大事却一直沒有下落。如果小君找不着一个能够 托付终身的吉祥如意老公,他会死不瞑目的。前段时间听小君说有一个叫林峰的老同学向她显露了心迹,那林峰在古物一条街上开过家玉器店,他听了想来想去便演了这入戏试他一下,不愿很是心寒。
  
  殊不知小君一听却叫了起來:“不容易的不容易的,他不容易不知玉的,我明白他在玉器鉴定层面刻苦钻研得可深了……那样吧,我想当众再问一问他!”
  
  时下小君赶到“冰心诗集玉器店”里,但见鸦雀无声的一个消费者都没有,林峰正全神贯注地看一本很厚精装本,别说也是玉器鉴定层面的。一见小君进去,林峰忙合书站立起来招乎她。
  
  小君就要张口,突然双眼睁变大,她见到,一旁的杂物箱里竟扔着一只深红色的小箱子,更是哪个装假玉壶的小箱子!
  
  小君抢步向前捡起小箱子,开启,那只玉壶正静静的躺在里边。小君佯装诧异地说:“林峰,那么珍贵的玉壶,你竟轻易地扔在这儿?”
  
  林峰听了淡淡的一笑,说:“它是只假玉壶。假玉在他人眼中也许还一些使用价值,但在干我们这行的眼中就分文不值了,万一从大家手上流出去,那么就叫自砸广告牌了。”
  
  小君听了更加诧异,问:“假的?即然了解是假的,你为什么还把它收进来?难道说就是你看走了眼?正确了,收这只假玉壶你花了要多少钱?”
  
  林峰還是一副神定气闲的模样,说:“钱倒是花了一些,5000元,可不是我看错,我只是想协助这位卖玉壶的可伶的父亲一把,他的闺女生了疾病没有钱治,缺憾的就是我只有给他们这么多。”
  
  小君的心“嘎登”跳了一下,内心一下子飘满溫柔,又问:“可你跟别人并不认识啊?”
  
  林峰摆摆手说:“假如5000元能医好一个女生的病,那么我又不妨一试呢?”
  
  小君提高音量说:“可我明白哪个卖玉的老人讲过谎话,他是有一个闺女,可他闺女身心健康得很,他它是运用了你的责任心!”
  
  林峰一愣,但迅速转过神而言:“假如简直那样那么就更强了,这世界上少了一个得病的女生,并不是件极大地好事儿吗?”
  
  店内一时平静下来,仅有几双双眼在默默地沟通交流。小君的脸忽然像朝霞一样红,轻轻讲到:“倘若哪个得病的女生就是我呢?”
  
  林峰凝视着着小君的双眼,果断地说:“如果是你,我能马上卖了这店,不,我愿意拿我的一切换你的身心健康!”
  
  店外有一个老人一直静静的站着,听见这儿他掉转身,身背两手缓缓的离开了。此时他的内心充满了愉快,那男孩的目光果真非常好,闺女的目光更非常好,自身能够 安心地把闺女———这世界上最珍贵的翠玉,交到这一识玉的小伙儿。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