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臂英雄

最后更新 : 2020.08.31  

  牛林是太南市新一任省长。这一天,和我文秘小杨驾车到山上做事,正顺着一条艰险的山路行车着。在一个转弯处,忽然蹿出去一群羊,小杨刹车踏板不如,一只羊被现场轧死。
  
  小杨愣住了,赶快吞吞吐吐向牛省长表述起來:“这一弯很大,刚刚害怕急刹,因此 ,因此 就……”
  
  “这我不恨你你!快去找同乡商议一下,别耽搁往前走!”牛林沒有一点埋怨的意思。
  
  小杨刚下车时,就见一个独臂老人摇着牧羊鞭离开了回来。老人一眼看到出车祸死的羊,心痛得要死了,抱怨小杨驾车一不小心。
  
  牛林察觉到到这事儿挺不便,因此也跟随下了车,向前向独臂老人道歉,接着商议赔付的事。
  
  羊死不可以复活。独臂老人伤心了一阵子,见刘省长和小杨向他征询赔付建议,也就没客套,一挥右臂,就外伸了一个耳光。
  
  小杨认为是500,用目光征求了一下牛林,就赶快出钱。可作他把钱递过去的情况下,独臂老人恶狠狠说:“玩笑吧?一只一般羊卖猪肉还得过千呢,被大家轧死的但是一只杜泊羊!500块钱连门也没有!要赔得话,就拿5000元钱,少一分钱都不好!”
  
  尽管小杨和牛林对种羊的市场行情并不是熟识,但一只羊要5000元钱,她们還是感觉它是坐地起价。
  
  简直穷山恶水出刁民!一只羊,5000元钱还说一分钱沒有还要?小杨在心中暗自骂了一句,随后跑到一边,偷偷给孙乡长打着了电話。
  
  出事地点间距村庄很近。这里正对峙着,就见十几个男人女人群众从山坳里的村庄跑了回来。她们看了看去世的羊,马上七嘴八舌讨论起來,全是替独臂老人讲话。事儿就是这样发僵了。看热闹凑热闹的群众愈来愈多,人多嘴杂,有的人讨论了一阵子,心态渐渐地兴奋起來。眼见着事儿愈来愈繁杂,牛林急了,他也有着急的事要办,和这种群众耗不起,因此就问:“大家村主任呢?赶紧大家村主任喊来!”
  
  “村主任急事出去了,不在家!”一小伙大声说出。正吵嚷着,孙乡长来啦。刚刚,孙乡长已经做事道上,忽然收到小杨的电話后,就立刻调头赶了回来。
  
  孙乡长自然了解牛省长,赶快向前客套。
  
  小杨被气坏掉,一些气愤地指向独臂老人对孙乡长说:“这老头儿太不像话了,一只羊要5000块!这,这真是便是勒索……”
  
  孙乡长来看并不认可小杨的叫法,把他拖到一边,一些难堪地细声表述说:“实际上,他,他都没有还要。它是一只杜泊羊,优良品种,一个小羊羔就得两三千元钱呢。再再加运输费,别人又养了这么大,5000元钱倒是沒有还要!要不我再以往看看!”
  
  说罢,孙乡长就来到独臂老人眼前,告诉他:“老耿啊,它是我们的牛省长……你看看……”可使孙乡长难堪的是,独臂老人并不给他们这一情面,不温不火地说:“省长怎么了?便是省长轧死了羊也得赔付,你觉得对吗?我刚才尽管不清楚他是省长,但也并沒有讹他,5000元钱一分都不可以少!”
  
  牛省长一开始不愿意赔付,是由于不清楚这羊的使用价值,如今听了孙乡长的详细介绍后,内心气顺多了,马上让小杨取出5000元钱给了独臂老人。
  
  独臂老人离开了。孙乡长觉得过意不去,向牛省长谈起了这一独臂老人的状况来——
  
  独臂老人叫赵强,听说之前是国民党军队里的一个旅长,之后由于性格直爽,得罪领导,被退级变成连长。听说,他当初還是个抗日英雄呢,一次和小日本鬼子战斗,被摧毁了左肩,之后還是周边的群众救了他。伤好后,由于丧失左肩,赵强变成残废,就沒有再寻找军队。赵强为人非常好,家中家人早被日本鬼子杀了,之后就被村内的赵老头儿招了入赘女婿……
  
  牛林正听孙乡长详细介绍独臂老人的由来,手机上忽然响了。牛林接后听着听着就急了,爸爸因心肌梗塞晕过去了,现已经医院门诊救治,家人打手机上催他赶快回来。
  
  牛林的爸爸牛往前是个老革命,解放以后一直身居高位,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才辞职疗养。一听闻爸爸病重,牛林马上回到了大城市。
  
  牛林的爸爸尽管早已90几岁大龄,但人体还很粗犷,因为救治立即,没什么影晌。老人的人体迅速就修复了回来,精神实质也罢了,拉住牛林的手说:“儿啊,爹2020年都90多了,实际上早已活够本了。死,不可怕,可便是有一件事情一直压在我的心中……”然后,牛往前就谈起了一直压在自身心中的那桩心思——
  
  在硝烟弥漫的抗日战争时代里,牛往前是游击队长,带著老战友们在这里一带山区地带和日军周璇,有好几回,全是身临其境绝地,九死一生。在其中最使他打动的,便是1944年春季产生的一件事。那一次,他带著游击队员拔出了日军的一个关键聚集点,可在撤出的情况下,悲剧被日军的增援部队给包围着了。困境之时,国民政府军队的一个连打此经过,下手相助,协助牛往前带著军队突显了重围。那一次作战很激烈,对敌彼此死伤都非常大,冲出重围后,牛往前的游击队员和国民政府的一个连都寥寥无几。这支国民政府军队的连长姓高,和牛往前并不生疏,她们曾一度共渡难关。应对无恶不作的日本鬼子,两个人都争着要保护另一方。可争吵中,一块弹簧片打中了牛往前的小肚子,猛然血流如注。这下高连长有话说了,一看牛大队长受过伤,马上坚决地要游击队员的战士职业们带著牛大队长先撤,自身带著手底下的国民党弟兄保护。
  
  可让牛往前躁动不安的是,自从那一次突出重围后,他一直沒有再看到过高连长。之后探听获知,那一次牺牲名册中,并沒有高连长的姓名,因此牛往前就一直探听,期待能再看到高连长。但缺憾的是,一直到全国各地释放,都没探听到高连长的信息。
  
  说罢这种,牛往前对牛林说:“我总感觉高连长他还活着。如今我较大 的愿望,便是可以寻找高连长,告诉他声感谢……”
  
  听见这,牛林一愣,忽然想到了哪个独臂老人。可接着又摆头否认了,对爸爸说:“世上哪里有那麼巧的事儿?再说了,你觉得的哪个连长姓高,可独臂老人,他,他姓赵……”
  
  牛往前自探听孩子述说了哪个独臂老人的状况后,就一直想亲身看一看。他想:就算他并不是高连长,或许也可以从他的身上探听到高连长的信息呢!
  
  一个月后,牛林见爸爸人体已彻底康复治疗,因此就寻车拉着他专业来到赵强的家中。
  
  可等牛往前和赵强一碰面,俩位老人都震惊:“你是高连长?”“你是牛大队长……”
  
  眼下的独臂老人,确实更是高连长。那一次作战太惨了,高连长手底下的弟兄们统统阵亡了。大战中,一颗火炮在阵营上炸响,高连长被摧毁了左肩。他晕厥了三天三夜,之后被本地老百姓救出,总算惊喜般又活了回来。过后,高连长为了更好地避开小日本鬼子和卖国贼的抓捕,就更名叫赵强,在村内定居出来。高连长为人非常好,也是抗日英雄,本地人都很钦佩他,之后,赵老头儿的闺女赵金娣看到了他,赵老头儿就把他招了入赘女婿。
  
  俩位老人正感慨着呢,独臂老人的孙媳妇可就埋怨起祖父来:“祖父你也简直的,当初为什么报名参加国民政府啊?你如果报名参加了八路军多么好,如今大家或许都变成官二代呢……”
  
  听着小辈们的抱怨,再看见独臂老人简单的家,牛往前禁不住有感而发。最终,禁不住讲到:“我讲老高啊!你一直在抗日战争时但是作出过大奉献的人啊!那时候你的名字谁不清楚?你应该找政府部门说说……”
  
  独臂老人了解牛往前想说什么,缄默了好一阵子,总算含着泪兴奋地说:“我……我一想到这些放弃的兄弟们,内心就伤心啊……她们为了更好地保卫祖国,小小年纪的把命都献出来……想一想她们,大家有没有什么不符合的?实际上我们比她们好运多了,最少还活着!抵御侵略军,保卫祖国,那就是每一个我们中国人责无旁贷的义务啊,咋可以把它当做资产动向政府部门追讨益处……”
  
  离去独臂老人后,牛林一路上感慨万千:大家为何可以把小鬼子赶出我国?便是由于有好多好多像高强度大伯这样的人啊!她们才算是真实的民族精英、民族脊梁、民族魂!

- END -

18
0